Home 駐外日誌 Our Journey華盛頓特區 Washington D.C. EHLS Program – 美國政府語言訓練的經驗分享

EHLS Program – 美國政府語言訓練的經驗分享

by DiploNomad
0 comment 202 views

六個月的受訓課程,與其稱之為是文化大熔爐,不如說是文化容忍度的大考驗。在正式上課前,我以為過去在國外念書和工作的經驗,會讓我在文化適應上得心應手。相反的, EHLS Program 課程中所遇到的文化衝擊與調整,可能是我最令我震撼的。

Professional Behaviour?

儘管畢業與否的標準並非學業成績,而是以專業行為為主,但是各國文化與個人標準的差異,讓『專業行為』的定義天南地北。另外,這是上課而非上班,課程有結束的一天,老闆卻可能隨時要你走路,也讓每個人所展現出來的專業行為頗為不同。在這樣的狀況下,工作經驗的影響力,遠大於文化背景。

有過真正工作經驗(而非僅是以學生或是教授美國人自己母語)者,視上課不遲到、不早退,不把病假當休假,”儘量”準時教作業等規定為一般要求,而在課堂上的發言,也多以第三者或是自己個人經驗來陳述己見,較少參雜個人情緒;相反地,缺乏實際工作經驗的同學,就比較會有我們稱之為「草莓族」的行為出現,包括作業時間議價等;課堂上,容易有情緒化的言論,或者是把他人的發言情緒化的情況出現;例如:「你沒有權利批評XX國家,你只有去過一次或者你根本沒有去過,只是在報紙上讀到這個新聞;而我出生成長在這個國家,我說的,我知道的,都比你多」;當然沒有人會去直接反對他的說法,但是認同者恐怕也是屈指可數。

Cross-cultural communication?

這個課程有很大的部分在教導美國文化與美國工作場合的期待;然而,就如同我過去的經驗,文化,在有效溝通與人際相處間,到底扮演多大的腳色?

EHLS Program 裡提及溝通的文化差異: 交談模式與表達模式。交談模式主要分為三類: 英式橄欖球(Rugby)、美式籃球(Basketball)、保齡球(Bowling)。英式橄欖球模式為,大家一起講話,誰也聽不見誰講話,誰也沒有在聽對話講話,主要以中東和南美文化為主;美式籃球模式則是,一次一個人說話,但是其他人會伺機尋找發言的機會插話,這主要是美國主流的交談模式;而保齡球模式則是,一次一個人從頭到尾講完話,之後每個人依序發言,相較另外兩種模式,保齡球模式較少情緒的激盪,這主要是亞洲文化。正因為交談模式的不同,不同交談模式文化的人在對話時,難免會出現不如預期或超出預期的行為,這個時候,文化衝突或者是文化評價就會出現。

而表達模式則分為兩種: 高度內容(High-context)和低度內容(Low-context);基本上就是直接與不直接的對話。低度內容的表達模式為,對話者所要傳達的內容全部都講出來,聆聽者不需要多做揣測,美國文化為主要代表;而高度內容的表達模式則為,一切盡在不言中。由此可知,當兩個不同表達文化模式的人在對話時,可能最後兩個所理解的會差別很大,而高度內容文化者,則是會說「他應該知道我的暗示」;而低度內容文化者則會說,「他又沒說」。

了解這些差異,或許會有助於我們在進行跨文化的溝通,也會改變我們的期待,但是能否達到有效溝通,卻不是僅靠知道這些差異。沒有任何的交談模式或是表達模式是好的與不好的,但是在行為背後的思考,卻會影響溝通有效進行的與否。而我發現,尊重,才是最大的問題;而尊重的表現在於,聆聽。當我們學會用美式的籃球模式一次一人溝通的技巧,卻沒有在聽別人的發言,再多的技巧,都是無用的。

文化差異裡的文化差異

我們傾向將非洲人(南撒哈拉沙漠)視為一種文化,中東伊斯蘭是一種文化,但是就像我們在台灣一樣,同樣是講中文,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意見;而回教世界裡,也是一樣的道理。

或許是我自己錯誤的觀念,我一向認為可蘭經中准許回教男人娶四個老婆,會造就男人大男人主義,以及不可一世的心態,誰知道其實伊斯蘭教女人的自我限制更深。一個在沙烏地阿拉伯長大的同學報告在推特(Twitter)中對於沙烏地皇室的批評,爆發了伊斯蘭世界中男人與女人的戰爭,女人認為自己的言論自由被剝奪了,雖然我不懂到底這和言論自由有甚麼關聯;另一個在非洲伊斯蘭國家長大的女人,因為包頭巾的方式與眾不同,而遭受到來自中東地區女人們的批評。一個男性伊斯蘭同學告訴我,他永遠與伊斯蘭教的女人保持距離,因為他們很難溝通。我真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。

眼界需要不斷的成長,而去過不同的國家,並不代表眼界寬廣

記得天下雜誌還是遠見雜誌曾經批評,年輕一代的台灣人因為台灣媒體聚焦台灣,而喪失了國際觀,以為亞洲/台灣就是全世界,所以教導拓展國際觀的書,紛紛出籠,而學英文的風潮,甚至其他更多的歐洲語言,更是成為下一代必勝的關鍵,當然也成為『雙語』、『多語』補習班的撈錢撇部。

英文很好 = 國際觀??? 我挺不以為然,班上英文呱呱叫的同學,一樣有其盲點。PS 雖然這是英文課,但是所有錄取者的英文能力皆為advance以上,許多人是因為達不到英文要求的門檻,而未錄取,與一般坊間ESL課程差異頗大。我同學來美的平均時間皆超過十年以上;多數在美國也有相當的工作經驗。

口頭報告,是 EHLS Program 第三學期的重頭戲,每個人都被要求要在100人以上的演講廳報告自己10-15頁的研究報告成果;而口頭報告中,如何引起聽眾的興趣,也被稱為「hook」成為每個人想破腦袋的問題;一個研究中國在非洲商業活動影響的非洲同學想出一個很讚的hook,”People in Africa frequently ask a question: do the Chinese make or take our lunch?” (非洲人常問的一個問題: 中國人是做了還是拿了我們的午餐?) 簡單又吸引人,經典。然而另一個北非洲/中東同學卻問了兩個難以置信的問題: 為什麼中國好像很重要? 為什麼大家好像都要懂經濟? 多數人聽了瞠目結舌,不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,而是不懂為什麼在六個月的受訓後,還會問這樣的問題。

當然,同一個人也曾經給我一個建議,告訴我在華府買房子是一個錯誤的選擇,因為華府不適合小孩成長。儘管我委婉地告訴他,我是一個城市小孩,所以我受不了超過一個小時的通勤時間,他很直接地回答,他來自全球最大的城市開羅(我不知道是哪一個標準),他知道城市是不適宜人類居住的;當我告訴他日本和台灣都是高度都市化,他只是聳聳肩地表示,亞洲人都不懂。我想在台灣應該不會有人反對去住日本的六本木吧!!! 當然,他的原因是小孩應該要成長在一個有大草坪和大游泳池的大房子….. 我只是想了頭很痛… 模里西斯的小游泳池和小花園,都要請園丁來掃了,在美國,我去哪裡找便宜負擔的起的人….

總體而言,EHLS Program 是一個很妙的經驗,我也很慶幸當初沒有放棄這個機會,讓我的生命增添了多一分的成熟與智慧。

實用資訊 Information

EHLS Program (Professional English for Heritage Language Speakers) 是美國政府一個重要的語言培訓計畫,旨在透過強化已歸化為美國人的外國人的英文,希望它們能夠加入美國政府,特別是在安全、國防和外交等事務領域,協助美國政府共同對付未來的國際挑戰。這個計畫為美國國防部項下國家安全教育 (National Security Education Program) 的一環。

延伸閱讀

推薦文章 (You may also like)

Leave a Reply

avatar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

  Subscribe  
Notify of

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. We'll assume you're ok with this, but you can opt-out if you wish. Accept Read More